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

中国的年轻人很可怜,大多数人的前一二十年 都在为着一个目标而生活和努力,那就是考上大学。考上大学以期日后有一个好的工作,或是农村孩子可以离开家离开贫穷的生活,成了我们人生前半段的意义。而一旦当我们或是喜悦或是失落地进入了大学校园,随着目标的失去我们一下子陷入了极度的困惑和茫然。晓峰和我的大学生活是痛苦的,有太多的时候我们一起困惑,人为什么活着?虽然可以读很多的书,但依然找不到答案。隔一段时间就会泛起来的空虚感和无意义感,让我们的情绪时常低落。及至到了大学毕业,工作的挑战和挣钱的诱惑使我们暂时忘却了这种痛苦,我们仿佛又有了新的奋斗的目标。象所有有追求和梦想的年轻人一样,我们投入着努力着,用我们年轻的生命作为筹码。三四年以后,我们就又厌倦了这种追逐。晓峰的职位步步高升,我的工作换了一个又一个,收入也水涨船高。很快,我们发现社会上认同的标准,有房有车,似乎已经垂手可及。那么然后呢?我们人生的下半段干什么呢?挣更多的钱又能怎么样呢?而且我们也都痛苦地认识到,金钱其实是拿我们宝贵的生命换来的。是拿我们的时间,我们的精力,甚至是身心换来的。加班、出差、应酬、明争暗斗。虽然我们那时还不明白人生的意义,但我们还是觉得拿生命去换这些有些划不来。正如 圣经上说:“【太16:26】 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但是社会上的大潮就是这样的,每个人都是在这样的潮流中挣扎着,为着更好的物质生活拼命,还生怕被潮流甩下。我们又能怎么样呢?似乎只有海外寻仙这一条路了。

其实出国也是当时的一种潮流和时髦。选择出国读书是我大学时设立的一个目标,为了能方便地带着晓峰一起走,我还申请了移民。晓峰是不肯学英文的,也不愿意为了出国花费丝毫的精力。申请移民的所有材料我一手准备,他只用在属于他的申请表中签几个字。而当移民真的批下来的时候,我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出国了。放着舒服日子不过了,扔掉我刚刚建立起来的小窝,又要投入到一个未知里面去了。未知总归有些吸引力,世界这么大,到处走走看看也好。而当我到了加拿大,才发现各地只是风景不一样,人的生活都差不太 多。真的是日光之下无新事。大家一样为吃喝忙碌,为着房子车子奔波,只不过是车子的牌子不一样了,房子的大小样式不一样了。可能换一个地方换一个环境总能让人新鲜一下,快乐兴奋几天,而可怜的我连这种新鲜劲也没找到,因为在北京呆的时间长了,真的是没什么可新鲜的了。痛苦再次袭来,这一次神伸手救出了我。

我所在的大学校园团契当时是由一对华人老夫妇带领。因为学校在山顶,大多数住在山顶校园里的学生没有车,每个周末下山买菜很不方便。那对老夫妇就买了一辆能坐七个人的旅行车,每周六带学生去买菜。那时候我一个人在外,搭他们的车最方便。搭车的代价就是要听老先生传道。因为我在国内曾经接触过一点基督教,还到海淀堂参加过几次礼拜,所以对老先生的灌输没有太大的反感。直到某一天我主动问他,你们的教会在哪,我想去作礼拜。这倒是吓了他一跳。那是温哥华最大的一间华人教会,有一千多人的规模。教会里有 一个上海去的弟兄,每次聚会结束的时候他自发给大陆去的新朋友送一盒磁带,磁带里是他自己编演的福音相声。我也拿到了一盒。说实话,我对于他的福音相声可是一点也不感兴趣,倒是他的磁带盒里夹着的小卡片吸引了我。那是一段决志信主的祷告,是我第一次见到对信仰的明确告白。那段话使我对基督教的理解不再是到教堂里唱些好听的赞美诗,听牧师讲一些道理,回家看一些象神话故事一样的圣经。其实那段祷告里面的话我当时还是有很多不明白的。但那天在我要出去上课之前,就象是有一件事情无论如何要做完,让我在临出门的那一刻转身回来,跪在床边照着那段祷告作了我人生第一次完整而正式的祷告。祷告完的一刻感觉很轻松,很喜乐。神的作为真的很奇妙,在得救的事上我们没有一丝一毫可以夸耀的,一切都是他手所作。【弗2:8】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其后的日子,我每天读经祷告,主日去教会礼拜,参加成人主日学,即使是功课再忙的时候也没有间断。起初的信心是单纯而宝贵的,神也垂听我的祷告,在我所求的事上一一帮助我。温哥华的雨季不再是灰暗的,独身在外的日子也不再那么艰难,因为有神与我同行。那段日子的经历是非常宝贵的,我没有别人可以依靠,神是我的依靠我的帮助。无论日后我们经历什么样的事情,面对什么样的境况,想要怀疑想要动摇的时候,那段经历总会提醒我,难道当初你不曾经历神吗?神不曾帮助你吗?神不是信实的吗?

我也一直为晓峰祷告,那个祷告简单而明确,“神啊,求你把晓峰平平安安地带到这边,我就带他到你的殿中敬拜你。”神垂听了这个祷告,神在他身上行了奇事。当时的晓峰正厌倦了陪客户推杯换盏,厌倦了公司里面的勾心斗角。虚空的他每天开着车满北京乱转,生活没有意义。但当时他并不想出国,他身边的人也没有人认为他会出国。放弃他的职位,放弃他的工作,出国要学英文,一切意味着重新开始,何必呢?但神借着我要申请宿舍的事情让他准备了机票,并且最终登上了飞机,在圣诞节前夕到了温哥华,并且一待就是两年多。

他到温哥华的第一个周六,正好赶上团契活动,我让他跟我一起去。他对于宗教活动一向持抵触和轻视态度,认为基督教更是西方国家的精神鸦片,还暗自嘲笑我信了宗教。我一直以为要他信主,将是一个旷日持久的争战,但神的作为总是超乎我们的所求所想。因为刚到温哥华,没什么事,过去他也从未真正接触过基督教,那天他居然就跟我一起去了团契。神有他奇妙的安排,那天晚上的主讲是梁燕成博士。讲的主题是基督教和中国现代社会,梁博士作为一个香港人一直在为大陆的文化教育做努力,包括经济和人力的援助。梁博 士对中国的感情使得晓峰对基督教的排斥态度减弱了很多。第二天是礼拜日,有了前一天晚上的基础,他居然又很有兴趣地跟着我来到了教堂,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进教堂做礼拜。那天的主讲是孙约翰牧师,证道的题目降生在马槽里的万王之王。讲道结束时,孙牧师在台上说:有谁愿意接受基督耶稣作为你个人的救主,把你一切的痛苦、不安、嫉妒、仇恨都交托在他的面前,让他把你从罪中拯救出来,让他进入你的生命来带领你引导你,如果你愿意,请举一下手,举了就放下。在那一刻我低头为晓峰祷告,没想到他居然象争取一个好东西一样举手了!这不正是他一直在寻求的吗?神说,【太7:7】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感谢主!

感谢神的恩典和怜悯,我们都没有在信仰的门外徘徊流浪太久,神几乎是抱着我们一跃进了门里。决志之后却有了很多争战和反复,生命在一次次摇晃之后渐渐扎实。摇摆来自于我们对基督神性的怀疑,我们所面对的问题是虽然我们愿意,但基督耶稣有做救主的能力吗?他真的象大家所说的是神吗?面对神手所造的大千世界,我们对于明明可知的造物主常常无可推诿。但是这个高高在上的造物主跟我这个渺小如尘土的个人有什么干系呢?无论从理性上还是感性上,我们都不能接受这个创造万有的神,居然还是一个有好恶有感情可以 跟人交流的神,并且曾经“道成肉身”在世上生活了33年,最后被人钉死在了十字架上,三日后又复活,这个神就是两千多年以前的犹太人耶稣。圣经中的这些记载就象神话传说一样,超越我们的理性,违背我们多年所受到的教育和已经形成的知识体系。如果我们决志所信的神只是一个传说,是一个虚无的并不真实的杜撰,或者说只是一套被人历代演绎发展了的宗教理论体系,那就太荒谬了。我们要么承认圣经所写的有关耶稣的事都是确凿无疑的真实,要么承认圣经就只是一本犹太民族的神话传说、历史文献、宗教典籍或者其他某种形式的著 作。如果是前者那它超越了我们的理性认识,是所难以接受的;如果是后者那它跟佛教等宗教一样,对于我们也毫无意义。

在这种矛盾之中,我们求索着。感谢神一直紧紧抓住我们不放,并且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环境和弟兄姊妹。晓峰对其他一切失去了兴趣,每天就是缩在家里读他从教会图书馆借回来的书。我们教会的资源不错,有一个面向会众的图书馆。一个借书证一次能借5本 书,晓峰经常还要用别人的借书证多借几本。国外的环境相对轻松,没有那么大的社会压力催逼你要融入主流。晓峰没有学英文,没有找工作,就呆在家里读了两年书,接受了初步的装备。温哥华的华人很多,教会也多,布道会培灵会也多。各位在北美有些名气影响力的传道人都会定期在温哥华举行活动。我们就像赶场一样,经常在周末的时候和团契里的弟兄姊妹一起驾车奔波在各个会场之间,几乎参加了所有听说到的布道会培灵会。更感谢神在我们身边放置了非常好的弟兄姊妹,我们一起成长一起追求。校园团契里有几个和我们背景相仿的弟兄姊妹,都是很有追求的同龄人。我们有很多时间在一起讨论查经,也有很多时间在一起聚餐郊游。那是一种生命的联结,大家可以互相包容和扶持。晓峰可以抓住任何一个人为着一个信仰问题刨根问底,大家可以面红耳赤地争论,却不用担心冒犯了谁。我们相约一起去教会做礼拜,在教会服侍,一起参加了每一堂的成人主日学,大家都拿到了全勤奖。信仰就在这样的供养中清晰、建立、扎根。

在自己的理性和超越理性的神中间我们最终选择了后者。我们一直在寻找生命的意义,现在有一个自称是生命主宰的神来到我们面前,我们不能轻易拒绝。在生活的过程中有很多东西是超越我们的理性的,是我们所不能理解和掌控的,而这些在我们理性之外的东西却是真实存在的。那当面对着一位超越我们理性的能够救我脱离罪恶的万王之王时,为什么就不能接受它呢?并且,若他是神的话,他必须超越我们的理性,否则就不是神了。因为超越并不是否定,那是比理性更理性,是人类理性的源头和初始。我们无法证明神的存在,但 在寻求他的过程中,在我们内心的最深远处感受到他的真实。我们在其他基督徒身上,在众弟兄姊妹的身上,都看到了神的光和神的作为。说他真实是指我所信的对象的实在性,这并不是心理暗示,自我感觉等主观感受,也不是一套理论体系或者一种价值道德观念,更不是自然神论的无处不在的冷冰冰的物质存在,他是一位活生生的有位格的圣洁的真神,他是昔在、今在、永在的神。这种真实不是凭空而来的一种幻觉,当我们相信这位全知全能的神之后,他就在我们面前打开了一个我们从未经验过的世界,我们不得不臣服在他的面前。

对神的认识越多,就越发看到我们内心的败坏,越发感到在他的面前自己是个罪人。没有神的光照以先,还感觉自己是个还不错的人,只是有些缺点而已。我们看不到自己心里的罪,内心所隐藏的人性中败坏的一面远超过我们自己所认识到的。正如主所说的:你们的心如何,你们并不知道(路加:九55)。当主的光照进来,让我们看到内心的污秽和不洁,我们就匍匐在主的脚下,感谢主的无比的大爱和奇妙的救恩,在我还是罪人,还不认识他的时候,在我们还未出世之前,他就为我们而死,为我们舍命。“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约翰:三17)人世间没有这样的爱,这是从神而来的爱。

感谢神爱我们,神拣选我们救拔我们,使我们找到了人生的意义。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上帝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 阿门。

— 张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