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一直在引领我

最初认识耶稣, 是在刚出国的时候。记得临上飞机前, 基督徒的伯母就跟我说, 国外有教堂, 凡事若有困难就祷告。这对从小就相信进化论的我来说, 实在有些可笑。刚来读书时, 就随学校里的朋友参加一对美国夫妇的查经班。虽然初衷是学习英语和排谴寂寞的生活, 但基督徒的爱心和喜乐还是深深的打动了我。是什么神能让人如此?

认识神的道路是漫长的, 虽然参加过许多查经班和布道会, 也有许多的感动, 但似乎总处于一种似信非信的阶段。总想得把神弄清楚, 圣经读明白才能信。 两年前的春节前夕, 父亲忽然查出得了重病, 而同时儿子也生病。 一时间生活一片混乱, 无所依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 耶稣如明亮的晨星出现在我面前, 让我不由自主的在他面前祷告。说来也神奇, 在祷告以后心中平静安详, 因为我知道神掌管一切。感谢神, 如今父亲身体安好, 儿子也活泼可爱。后来开始参加SFU团契, 开始来圣道堂参加崇拜。如今回首往事, 才发现神一直在我身边引领我, 牵着我的手把我带到这里。也终于明白作为一个人要彻底认识神是不可能的。 在认识神的十年后, 我要在众人面前见证, 通过浸礼, 在基督里重生, 成为神的儿女.

 

— 苗进

Advertisements

慈爱钉痕手牵引我

我在来加拿大之前, 从来没有听过福音. 我姐姐和姐夫在我之前5年来到SFU读书, 我在北京时就知道姐姐信了上帝,当时觉得很奇怪,甚至很不可思议, 因为我们从小接受的就是无神论的教育,理所当然认为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上帝,也没有什么造物主. 我来到温哥华的第一个周末,姐姐就把我拖到了SFU团契.我 当时觉得学习的时间都不够, 去这个莫名其妙的什么团契,实在很浪费时间.但我一向听我姐姐的话, 所以也就跟她去了.人虽然去了, 但心却不在听道上.只是觉得歌挺好听的, 人很多, 很热闹,又都是SFU的学生,和大家聊天也挺高兴的 。

在我信主之前,我最怕的是孤独.刚开始上学时, 学习很紧张, 还不觉得怎样, 但是一空闲下来就觉得心里空荡荡的.还记得有一次期中考试结束后, 姐姐不在家, 我一个人在家,早晨醒来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刚考完试,不需要读书,我也不认识什么人, 没有车,也不知道可以去哪里,那时候打电话回中国也很贵,不可能象现 在一样随便打电话聊天.于是孤独感躲无可躲地包围了我的心, 我就一个人坐在床上哭, 似乎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了.后来渐渐认识了许多朋友, 我就更不愿意一个人呆在家里, 每天晚上都把自己折腾得精疲力尽, 到夜里1,2点钟才肯回家, 回家就只是睡觉. 即便是这样,在热闹的人群中,说着无关痛痒的话题, 在一阵阵的笑声里, 那种深深的空虚与孤独仍然紧紧地抓住我. 尤其是每一次party后回到家里,更深的孤独和恐惧感就会吞噬着我的心 。

随后的日子里,发生了一件事对我的打击很大,连续几个晚上睡不着觉,白天的精神很不好,也读不进书, 眼看期末考试迫在眉睫,那是我在加拿大读博士所修的第一门课,而且是我的导师开的,对于我很关键.所以我很着急. 但越着急越睡不着. 那天晚上仍是睡不着.我突然想起了这位我在团契里听见过的上帝. 我就对上帝说, 你若是真的存在就让我睡一会儿吧. 结果过了一会儿,我还真的睡着了.从那时起我开始对上帝认真了. 在一次远志明弟兄的布道会上我决志了. 决志的时候我并没有多少的激动,相反我是带着很深的痛苦和无助来到神面前的.我找神是为了解决我外面的困难和里面的孤独,彷徨以及没有安全感. 当时得救的基本真理是知道的, 但是对于他们所讲的主耶稣,只是觉得是离我很远的一位2000年以前的人物. 一路走来起起伏伏,事情顺利时觉得上帝爱我,不顺利时觉得他不爱我. 但有一件事, 我一直在做的,就是祷告,因为我总觉得无论如何他总会帮我的.神真的很奇妙,他让我越来越深地看到和体会到他永恒的爱是真实的,不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也不是我感觉得到就有,感觉不到就没有的.人的痛苦的根源是因为远离造我们爱我们的 神,而惟有在神的里面才有真平安,而神为了让我们重新回到他的面前享受与他同在 才有的满足,竟差他的儿子为我而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受尽羞辱.一个创造我的神竟 为我这卑微的满是罪污的受造之人而死.我觉得难以置信,我不能相信这样的爱,人是编不出这样的爱来的,人造的神都是高高在上的,而这位圣洁的神竟是降卑与罪人生活在一起,且甘愿忍受罪人羞辱, 被罪人钉在十字架上,只是为了救我们这些顶撞他怨恨他的罪人。

当我越来越多地认识十字架上的耶稣所流露出来的完全的爱时,我就越来越相信我 在他眼中是宝贵的,他在我的一生中有美好的计划,而且诚实的他在圣经中告诉我, 他的眼目永远不离开我,每天以慈爱之手引导我,实实在在地陪我走每一步的路,是 我最亲密的伴侣.虽然外面仍是困难重重, 但是他的慈爱, 智慧和全能向我保证了他的计划和实现计划的方法都是最好的当孤独的感觉再来侵蚀我时,我抬头看他的十字架,就不孤单了,因为我的神在十字架上比我更孤单,他了解我所有的感受,并且就在此时此刻陪伴我,于是我心中竟有说不出来从没有过的甜蜜与满足.我的人生不再是没有方向, 充满恐惧的漂泊, 因我知有一恩手引导我,我也深知谁掌管明天.造我爱我的天父为我预备每日的路程, 供应我一切所需,深知我每一个心思每一个意念,没有一点的为难他会不顾。

 

 

— 金彤

神的引领与恩典 — 我的心路历程

我记得一位无神论哲学家曾经说过:让我感到越来越害怕的是这浩瀚的宇宙和我心里的良心。主正是从这两个方面给我启示, 一步步地把我引领到他的面前: 进化论的教育背景和世俗的纷争让我把幼小时内心对神模模糊糊的憧憬丟弃到被遗忘的角落里。那时我把科学看成是真理的全部。后来有幸来到加拿大这个充满自由土地, 而且进行生命科学的研究, 让我重新有机会思考兒时这个虽深藏内心但却偶尔也会浮现在脑海, 令我十分困扰的问题:人是从哪里来的,人来到世界上走一遭的目的和意义又是什么?从进化论的观点来看在这么一个适者生存,弱肉强食的世界,我存在的全部意义只不过是要把我的基因传递下去,但是这对于我本身又有什么益处呢? 有名, 有钱,有地位,又如何,终究逃不过黄土一把。正如所罗门所说, 人世值得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 一切的一切都是虛空, 这一切又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呢?进化论让我对人生意义的失望,促使我不得不仔细地对进化论进行考查。 这才发现原来无条件接受的论据有许多是不完整的,不全面的,并且是有很多漏洞的。进化论只不过是一种科学假说而已,它能够合理地解釋一些现象,比如一个物种内的多样性(如狗有很多种的不同品种),但仅限于一定的范畴。目前还没有找到有力的证据支持一个物种是从另外一个物种进化来的,而且进化论有很多解釋不了的生命现象, 寒武纪生命大爆炸就是一个例子。 虽然发现了进化论的很多缺陷, 心中明白有个造物主, 但脑子中还在顽固地抵抗着,这 也许和我的科学研究密切相关。我研究的课题恰恰就是用进化论的观点来研究生命的起源,因此放弃进化论并接受创造论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輕松的事。进化论的生命起源观点说: 在没有外在任何超自然推动力下, 生命是由一些小的化学分子随机碰撞,变成大分子,而后变成具备自我自制能力的分子,继而经过自然选择,进化成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生物世界。 这是现代分子生物学家的一个‘梦想’,然而这个过程从机率的观点来看是根本不可能丰存在的。 我象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固执地、强词夺理地辯护说:“虽然进化论从概率的角度来看没有可能自然产生,但也许我们真得是幸运中的幸运兒呢”。 在经历了许久心和脑之间痛苦挣战后,我终于不得不承认让我相信进化论的生命的起源观点比让我相信是由神创造的更加需要信心。 于是我心悦诚服地接受了创造论,而且发现我的研究和创造论并没有本质的对立。因为即便人们在实验室能够人工合成筛选改造从而找到一个具备自我自制能力的分子,也就是科学界定义的最简单形式的生命,这反而反映了一个需要智能引导的过程,换句话说是个创造的过程而不是随机产生的结果。

其实科学和神并不是对立的。神远远高于科学研究的范畴,无法用科学的手段去证实或否定神的存在。神赐给我们智慧和知识,让我们借着科学技术这个手段了解这个物质世界,让我们领略自然的宏伟奇妙, 生命的精密复杂和神的美好旨意。 对于我来说,正是从自然科学的启示中,使我不得不仰望贊美那个充满智慧的造物主。 我现在仍然在从事生命起源的科学研究,但不再是要企图证实或否定什么,而是怀着感恩、喜悅和崇敬的心去更多的读神、懂神、赞美神!

在我排除了进化论的困扰后,我就不由自主得迫切要认识这位造物主, 认识真理,因为上帝不仅把良心, 也把永恒放在了每一个人的心里,人的心灵只有他才能夠得以填满。当我正在各种宗教中徘徊迷茫的时候,最初把我吸引到基督身边的并不是理性地分析和研究圣经的结果,而是基督徒身上所体现出来的爱。 圣经本是神启示我们人类的话语,那本是天书,而且我认为理解圣经中神的话语绝对需要依靠信心,以我人的智慧和当时的固执的心根本不具备这种条件。 感謝主,借着我周围的基督徒一样把我帶到他的宝座前。那时我参加了SFU团契,也经常和赵铁汉兄弟利用午餐的机会讨论神学问题。 其实并不是他们丰富的圣经知识或耐心的解釋说服了我,也不是他们諍諍有词的辯论争服了我, 虽然这些对澄清我的一些问题有过很大的帮助。真正影响我的,是在和他们争论和接触的过程中,渐渐体会到他们之间的友爱与和谐相处,他们对找到真理坚定的信心念和和对永生的盼望,最重要的是看到他们在困境中从内心依然流露出的平安和喜樂。 对我有深刻影响的有耿萱一家, 何浩光医生夫妇,陈伟田一家, 曲輝一家,赵伟一家,任金云一家,赵铁汉一家、陈仁际一家等等、等等这些有血有肉的,鲜活得生活在身边可爱可敬的基督徒们,他们在生活中的点滴见证,象盐一样鞭打着我的罪,象光一样指引着我的心灵, 让我十分向往基督徒的生活。于是我开始研读圣经,在团契生活和许多灵修书籍的帮助下, 我逐渐认识到圣经是来自神对人的启示,而其它宗教多来自人对神向往。我终于来到主恩座前认罪悔改,让我的罪被基督的宝血涂抹,得以赦免,并使我的灵魂得以拯救,获得永生。

回顾这漫长的历程,才豁然明白原来神一直都在牵着我的手帶领着我。感谢神的恩典,让我得以走出科学至上的误区,从无神论者, 到有神论者, 再到不可知论者, 一路走来,最后终于来到了这位獨一无二的, 创造宇宙万物的真神面前。

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妈妈,也不是一个好妻子,人懒,脾气也不好。曾努力尝试过各种方法,很挣扎痛苦却收效甚微。觉得自己真得十分软弱无力,要做但做不到。后来到主里面,我才看清楚问题的根结在于我的驕傲。依靠主的力量 ,圣灵潜移默化地改造,我做到了以前做不到的事情。 我至今虽仍不算是一位好妈妈,好妻子, 但我起码从圣经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中明白了什么是‘爱的真谛’,知道了应该怎样去爱我的家人。 上帝还赐福给我, 我的先生也随后信主。虽然他刚刚认识神,在灵里还是个小婴兒,但他在生活态度上的改变已经让我这个做妻子的感到十分幸福和喜悦。 虽然目前物质生活上十分清苦, 然而我内心体验到了那从未有过的平安和喜樂, ‘就象天上的河缓缓滋润着我的心窝’,精神上的富足充实岂不更加宝贵!

人算什么!主耶穌却为救世上的罪人,道成肉身; 忍受怀疑、攻击、冷漠、离弃、屈辱、捨命在十字架上, 三天后复活, 完成救贖计划。我要做的只是单单信靠这位救世主,他以他的宝血为祭,洗清我的罪, 并借着十字架,拯救我的灵魂,获得永生。 多么伟大奇妙的恩典!身为罪人,白白地领受了这份无价的救恩,我唯有盼望用我的余生,认识神、爱神、跟随主耶穌,并盼望着我这个残破不堪的器皿得以为主使用。求主继续看顾我们一家,保守我们,引领我们,赐恩典给我们;并让我们一家靠着他的力量,战胜魔鬼的试探,不致跌倒軟弱,反倒要做世上的盐和光,彰显他的荣耀,讓身邊的人同样得到福音的祝福。 感谢主!赞美主!阿们!

 

 

–王晴

八年坎坷求学路 (2010年4月2日 复活节见证)

上个星期五(2010年3月26日)我顺利通过了博士答辩。认识我很久的人在向我表示祝贺时,常说的一句话是“你终于毕业了,祝贺祝贺!”这两个字“终于”是有原因的,因为这个博士我念了将近八年,期间换了三个导师,也换了三个相差很大的方向。说实在的,有一段时间,连我自己都怀疑是不是能把这个学位念下来。现在终于毕业了,我有很多人要感谢,包括我的导师,我的老公,还有团契的弟兄姊妹们。但是,在我心里,我知道,我更要感谢我的神。这八年里,从我不认识,到接受,到信靠神,现在回头看看,我很清楚我所认识的神是怎样一步步带领我的。所以,今天有这样一个机会,我愿意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心路历程。

我总是开玩笑说,每个博士背后的故事都可以写一个小说。我的故事好像更要曲折一些。八年前,我随老公来到了SFU,开始申请导师。由于原来在国内念本科和研究生时,我的成绩一直非常好,所以来到这里,我的想法是四到五年拿到博士学位。谁知道一开始申请,就受到了打击。有一个加拿大的老师面试我,由于我刚来,英语说的很烂,所以他告诉我说,以他的看法,我应该先申请在职硕士,然后念全职硕士,最后才有资格申请博士。他的评价对我的打击很大,但是紧接着我的第一个导师给我发了入学通知书,因为他不是太在乎英语口语的水平。在SFU开始学习后,我很刻苦,所以每门课的成绩都是A+,研究也开始了,当时做的是图像压缩,我也很喜欢。没想到,才过了一年多一点,突然有一个星期一,我收到了一封信,说我的第一个导师在前一个周末突然心脏病发作,去世了。当时没有了导师在系里就像没娘的孩子似的,因为所有的研究,资助都是导师和学生一对一的关系。系里的领导没有任何建议,所以我只好开始找别的导师。一个问题是系里没有别的导师做的和我的第一个导师一样,所以如果要呆在SFU,我只好换方向。我开始找别的导师谈话,但是没有人喜欢我这个跨方向的博士生。

就在那时,当年第一个面试我,但把我拒掉的老师主动找我,因为他发现我的成绩非常好,给他做TA时也很认真,所以他改变想法了,想招我做他的博士生。当时我很骄傲,我记得我说的一句话是“我终于给我们中国人扬眉吐气了”。所以我很快就答应了他,也没有仔细想别的事情。但是,实践证明,我这种带着骄傲的选择是很错误的。和他共事后,我还是很认真学习,做研究。但是导师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指导,在资助上也很有限。所以我需要花很大的精力做TA来给自己赚学费和生活费。在和他共事第二年的时候,当时我在研究的课题上做出了一些东西,我的导师看了后说很好,可以完善一下,发一篇杂志文章。在我们系,博士期间如果可以发杂志文章就意味着离毕业不远了。当时的我很高兴。那个时候,也是我认识神,接受神的时候。当时我常和别人说,别人信神都是在迫不得已的时候,但我是在生活一帆风顺的时候就接受了。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很骄傲的。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只是接受神,开始了团契生活,但是从来没有信靠他,因为我认为凭着自己的努力,一切都可以处理的很好。

但我真的不知道,我的人生开始起了风暴。我继续在导师认为好的课题上努力,到和他共事第三年左右的时候,我终于写出一篇杂志文章,让我的导师审阅。他看了以后,没有夸我,却说,“我觉得你的这个解决方法有点问题,我们不能投杂志了”。当时的我听了是当头一棒,这可是我一年多的研究成果呀,而且他一年前他已经说很好了。但他说课题研究是有风险的,他也不能预料结果。我就和他协商,要不,先投一下会议文章吧,至少看看别人怎么评价。但他却说,如果你想投就投吧,不过不要写我的名字和实验室的名字。言外之意,不同意。当时他对我的这个课题已经没有兴趣了,所以他也不愿意花时间来和我一起讨论如何可以做得更好。至于新的课题,他也没有什么建议。如果我想跟他接着念,他说可以,但是没有资助。所以我的学业在念博士大约五年的时候走到了一个绝境。当时我的生活也遇到了别的致命的打击,所以突然之间,我很多年来所追求的,我所引以为豪的事情,全像泡沫一样突然破灭了。我没有任何可以夸口的了。这时我想起了神,我开始用心的祷告。但是说实在的,我不知道我要求什么。每天晚上,我流着泪祷告说,神啊,你说在你的儿女遇到苦难的时候,你会给他们开一条出路的。我的出路在哪里,请你指给我看。这是我第一次很认真的祷告,所以我没有什么信心,我也不知道神会不会给我什么奇迹。

但是奇迹真的发生了,我的第三个导师出现了。他是我们系的导师,由于研究的方向不一样,虽然认识,但却不是很熟。他从另外一个中国学生听说了我的事,感到很不平,所以愿意主动帮助我。他还说,如果我愿意和他念,他有课题,也有资助给我。机会当然是好的,问题是他做的东西和我的背景相差很大。我的博士学位已经念五年了,换个导师没有问题,但是换个方向,让我重新开始,实在是不可想象的事。所以当时我很犹豫。但是跟原来的导师念已经没什么前途了,而第三个导师的这扇门却越开越大,我知道这真的是神在为我预备道路。他知道我不知道如何选择,所以他只给我开了一条路。想到这里,我决定了:第二次换导师。换导师的过程出奇的顺利,尽管都在一个系里,但是却没有引发任何矛盾。经过这个过程,我开始坚信我相信的神确实是一位又真又活的神。

在我博士的第六年,我开始了新的研究方向:无线通讯。因为我从来没学过这方面的东西,要想在这个方向拿到博士学位,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但我认为,既然神带我走上了这条道路,他一定会给我智慧的。我告诉自己,从零开始。于是我开始读无线通讯本科的课本,向别人虚心请教最简单的问题。半年左右,我在这方面的知识逐渐地增长起来。我的第三个导师也非常好,帮我学习最简单的基础知识,也帮我寻找合适的课题。真的是很神奇,我很快找到了一个和我背景很般配的课题,也很快做出了成果,去年的现在,我开始投第一篇杂志文章,很顺利就中了,而且去年年底就发表了,同时我还投了两篇会议文章,也发表了,还有另一篇杂志文章,还在修改中。一年之中的收获,远远超过了我过去五年的努力。所以我想起了神的一句话: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 (约翰福音十五:7)。其实神所赐的,远远超过了我的所思所想所求。我想这一点别的基督徒都有类似的见证。

有了这些研究成果,我就可以毕业了。我的导师也很高兴。毕业论文的写作和答辩都很顺利。答辩期间发生了一件事情,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第二个导师,听说我要答辩了,尽然主动要求来参加我的答辩。答辩结束后,我在表示感谢的时候,也向他表示谢意。当时我这么做,确实是真心的,尽管和他共事三年多,我的学业没有结果,但我这么多年以来,对他没有任何怀恨。答辩过后,一些知道我的经历的同学,都来和我说,当时在我向我第二位导师致谢的时候,他们都很感动,有一个女同学都哭了。他们觉得都不可思议,但我知道,是我所相信的神,让我学会了饶恕。

其实还有很多事情,回头看来,我都知道神在一步步的带领我。我没有时间一一讲了。拿到了博士学位,当然是我这八年来的重要收获,但是认识了我们的神,学会了信靠他,却是我最大的收获,是我最引以为豪的一件事情。是自从学会了信靠神,我得到了很多,我学会了选择,学会了感恩,学会了宽恕。最重要的是,神让我有了永生的盼望,改变了我的价值观,也学会了奉献自己的时间和金钱。

很多年前,我就盼望着有一天我拿到博士学位后给别人做见证。今天,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最后,我想和大家分享一句我最喜欢的经文: 耶和华所赐的福,使人富足,并不加上忧虑 (箴10:22)。希望你们也能愿意和我一样,能接受神,并在神的里面享受平安和喜乐.

 

–任金云

把一生交给主

对圣经最早的了解来自小时候读的插图版圣经故事,虽然没有人告诉我怎样祷告,但那时我常常会在心里默默对上帝说话,希望他保佑家人平安,希望他能让我将来变成有智慧的人,每次结束还提醒自己一定要说阿门,否则就不灵了。长大的我却忘记了这位神的存在,我不依靠任何人,只靠自己。所以每次受到挫折伤心的同时总是会深深的自责,觉得自己很无能,这种羞愧却没有人可以分担。然而上帝一直在看顾着我,每次在重要的时候他都会拉我一把,让我平安度过。妈妈是在我读大学阶段信了基督,从那时她天天祈求神保佑我的学业和人生,神听到了她的恳求,把来加拿大读博的机会放在了我的面前又给我勇气去抓住。刚来温哥华的时候,面对陌生的环境常常会感到无助,怕做助教和科研出错。朋友媛媛带我来到教堂,听着赞美歌我被感动得泪流满面,哭后轻松了很多。后来参加SFU团契的查经,更加了解耶稣的爱并接受他的爱,也学着和主倾诉交流,渐渐的我的心不再畏惧却时常充满喜乐。我想主就是这样拉着我的手一步一步靠近他,我愿意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他。
— 谢玉娟

上帝的引领

第一次看到耶稣基督的“照片”是在上小学的时候。住在同院的婆婆是虔诚的基督徒,时常有机会帮查找“智慧书”中的词语。后来有陪同她去教会唱诗歌,冥冥之中相信主耶稣的存在。那时候常常抬头望望天,以为那里的不远处就是上帝的家。出国后在大学参加团契,每周四晚去听关于上帝的故事,知道他是个拥有无限力量的神奇的人。那时候开始觉得主耶稣就在我身边,也能够时常感受到他的眷顾和关爱。来到温哥华后的第三年,暮然发现和上帝的关系更加近了,能够时常警醒自己要言行一致地遵照圣经里的话语,生活得更加感恩。感激上帝所赐予的一切美好。今年三月的一个周日上完基要真理从教会回来,辗转反侧无法入睡,觉得内心充满一种力量。第二天告诉自己和身边的朋友我决定要接受誛洗,正式和耶稣基督建立关系,成为他的儿女。那晚之后睡得好安稳,那一刻也明白上帝从此住进了我心里。我为自己将要成为一位有基督信仰的人而深感荣幸和自豪。

 –李闪闪

建立关系的神

教会牧师经常提醒我们要数算神的恩典,这样我们才可以在这个属世的生活中满怀对神的感谢,赞美。我在2009年的复活节受洗归入主名下,是我新生命的开始,也是神与我美好关系的延续。
 
我的信主路程很简单。我本身并不是一位无神论者,我相信有超自然的力量,只是不知道他是谁。我家里每次逢年过节都要烧香,拜神灵,拜祖先,拜毛主席。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拜这些人,他们跟我有什关系。在我看来,那是一种很纯粹的思想依托,甚至只是一个没有意义的行为模式。但是我们的主耶稣是不一样的他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是独立的关系,无可替代的关系。
 
记得我刚来加拿大的时候,同学带我去一个教会。为了认识更多的朋友,我很积极参加他们的活动,听他们讲自己的神,那个时候,我还是觉得神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神,这都是他们的故事,很精彩的故事,但跟我没有关系。直到有一天,我在SFU办理事情,结果在回家的公车上突然发现自己的文件夹丢了。我当时真是急坏了,那里面装着我的护照,签证,录取通知书,银行卡等所有能证明我身份的东西。我急急忙忙又赶回学校,在我所有去过的地方寻找,但都没有找到。我在MBC转了三圈,楼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很绝望,坐在楼梯上哭。我很无助,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没了这些东西,我怎么在这个陌生的国家证明我还是我。不知为何,我做了一个祷告。其实那个时候我根本不会祷告,我就跟神说,请你帮助我,帮我找到我的文件夹,我没有别的办法啦。然后我就呆坐着,思想一片空白。突然我听到后面有人走路的声音, 我转过头,发现一位清洁工站在我后面,手里拿着我的文件夹,直接跟我说:“I think this is yours.”我当时就傻啦!我赶忙去看文件夹里的东西,就当我抬头要跟他说谢谢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我当时的位置是在楼里的最中心,所以无论他往哪个方向走,我都应该看见他才是。而且,他怎么知道那是我的东西?他怎么不等我答复就离开了呢?那一刻,我明白了什么是神迹,我自己身上的神迹!也许很小,但对于我来说,这位神他认识我,他知道我,他会帮助我,他一直都在我身边,只是我不知道而已。这种感觉很奇妙,好像自己突然被认可了,自己突然有了一个新家一样。
 
这件事件之后,我更喜欢听关于神的事情,我坚信神与我有着直接的关系,我可以直接与他对话,不需要牧师传道人;我可以把我所有的想法讲给他听,快乐的或者是不快乐的,因为他是最好的聆听着,也能给我最平静的思考。我很感恩自己能把一直在身边的神接到心里住着。我不期待在我身上每天都有神迹发生,我很享受有一位神这样陪着我,这其中的平安和喜乐是长久的,信心是坚固的,盼望是可触摸的。正如大卫在诗篇第16章所说:“因此,我的心欢喜,我的灵快乐,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因为你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
 
这是我很简单的见证,只是因为神愿意与我建立关系,我们这种独一无二的关系是神对我的恩典。如果你也想和神建立这样一种美妙的关系,请告诉神,他会听到。

– Vikki Han